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以审判为中心的实施主体,不仅仅是人民法院,而是由法院、辩护律师形成合力,才能贯彻实施以审判为中心。以审判为中心的内涵和要求,是控、审三种职能都要围绕审判中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的标准和要求而展开,法官直接听取控辩双方意见,依证据裁判原则作出裁判。其内涵有三:一是审前程序的侦、诉两种职能,即公安和检察机关要形成合力,执行控诉职能;二是要充分发挥刑事辩护职能的功能和作用,坚持有效辩护、实质辩护,充分行使诉讼权利;三是法官要坚持审判中立原则,做到兼听则明,认真听取控辩双方的意见,严格依法断案,作出公正裁判。以上三种职能的发挥,其中关键是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坚持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刑事诉讼法第四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侵犯自主经营权十七条规定, 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 听取各方证人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四五改革纲要”明确提出全面贯彻证据裁判原则。强化庭审中心意识,落实直接言词原则,严格落实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发挥庭审对侦查、起诉程序的制约和引导作用。现实中,证人出庭的案件极少,人民法院对于通知证人出庭的申请也不积极。以审判为中心,首当其冲的一点便是证人应当出庭接受直接的盘问。

第一,确定公诉机关的举证责任包含通知证人到庭。对于人民法院确定需要通知到庭的证人,该证人属于公诉机关证人清单在列的,应当由公诉机关负责通知并传唤到庭。唯有案卷此,才能视为公货物所有权诉机关的举证责任履行完毕,公诉人不见证人,辩护人、合议庭成员见不到证人,仍旧会陷于书面材料审判的漩涡。

“以审判为中心”其实质含义应是“以合议庭的当庭审判”为中心。唯有此,才能真正实现判者有其责、判者负其责的审判独立原则。“控辩地位平等”的内涵,保证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的权益,仅有该理解还不足以真正体现平等。因为,侦查机关、审查起诉机关天然享有国家赋予的诸如拘留、扣押等各项强制权力,接受审判的被告人不仅不具有对等权利更由于被羁押,无法行使对抗性的取证权利,即使有律师的协助也难以达到权利的完整实现。

在现实审判中,合议庭已经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辩护人的质证、举证等形式上的权利。但证人权利是,适用与公诉人证据(简从属专利称控方证据)一致的严格标准来审查辩方证据,并不能在实质意义上保障被告人的权益。比如,有的公诉人当庭指出辩护人的证据来源不合法,并据此要求法庭不予采信。笔者以为,公诉机关代表国家行使控诉权,使用的是侦查机关长达几个月甚至一年、两年不断侦查后形成的证据,在审查时应当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对照,违反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排除。而对于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证据,应当是达到合理怀疑的程度即可,或者建议公诉机关核实或者自行核实,而不应直接的以证据来源或者其他的瑕疵问题给予排除。